Skip to content

孕期感染可引起跨代遗传高血压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高血压具有家族聚集现象,母亲在孕期受到不良刺激(如感染等)可导致孩子出现高血压,但这种高血压是否会跨代遗传呢?陆军军医大学陆军特色医学中心(大坪医院)心内科曾春雨教授团队,历时6年研究,发现母亲孕期感染可导致子代出现高血压和尿钠代谢异常,并且会通过母系出现跨代遗传,即前三代表现为自发性高血压,第四、五代表现为盐敏感性高血压,并阐明其跨代遗传的潜在分子机制。该研究成果近日在线发表在国际心血管疾病研究期刊《循环》上。

  曾春雨团队通过给孕期大鼠腹腔注射脂多糖(革兰氏阴性细菌内毒素)构建孕期感染模型,所得到的子一代大鼠出现高血压和尿钠代谢紊乱。子一代的高血压雌性大鼠与正常血压雄性大鼠繁殖,其后代也会出现自发性高血压,直至子三代。进一步观察发现,第三代高血压雌性大鼠与正常血压雄性大鼠繁殖得到的第四代大鼠并不出现自发性高血压,但在高盐饮食诱导下会出现高血压(盐敏感性高血压),这一现象在第六代才逐渐消失。

  值得注意的是,孕期感染导致的高血压虽然可以遗传,但并不导致基因突变。孕期感染会造成宫内氧化应激和炎症状态,在子宫内未出生的子一代雌性大鼠的卵细胞中,组蛋白去甲基化酶KDM3B表达会异常升高,其后代肾脏中组蛋白H3K9me2甲基化修饰水平降低,使得RAC1基因表达升高,导致盐皮质激素受体信号异常激活,最终出现尿钠排泄紊乱和高血压。后续各代肾脏中H3K9me2甲基化水平持续降低,RAC1-MR通路激活,跨代遗传主要机制形成。可以这样理解:H3K9me2甲基化水平的改变就像一把“刻刀”在基因表达过程中造成了深深的“刻痕”,历经几代“刻痕”始终存在,组蛋白去甲基化酶KDM3B就是“刻刀”,而宫内氧化应激就是握着刻刀的“手”,是造成表观遗传改变的原动力。

  针对这一“表观遗传”机制,曾春雨团队进一步从根源上寻找治疗措施,使用抗氧化剂tempol对孕期感染的大鼠实施干预,有效地预防了后续各代的高血压和尿钠代谢异常。曾春雨表示,这项研究对高血压这一心血管疾病首要危险因素提供了新的理论基础和防治措施,同时随着国内“三孩政策”的开放,人们更应当重视避免孕期不良刺激对孩子产生的潜在健康影响。